重庆水产养殖基地交流组

结亲周记事|我在亲戚家住了一周,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和田!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带上行李,带上礼物,带上伙食费,住到结亲户家中,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结亲周里,每个亲戚间都有动人的故事,今天是通讯员从和田地区皮山县木吉镇英巴格村发回的报道,先看一组图片再读长文,了解亲戚间的真情故事。这是二〇一七年的最后一天了!这组报道当作是对本报民族团结一家亲工作一次温馨的重温和小结,祝愿新的一年大家都有新气象,更有新作为。

组图|嘿!我们和亲戚在一起



十二月二十四日至三十日,新疆经济报社第三批参加民族团结结亲周活动的的党员干部来到皮山县木吉镇阿萨尔村、巴什铁热克村看望亲戚,与亲戚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一组图片,真情流淌。



------------------------------------


记事|我在皮山亲戚家住了一周

从乌鲁木齐到和田皮山,是我们今年走的最多的一条火车线路,这是一条从自己家到亲戚家的路。每次千里迢迢赶去,来去总是匆匆。岁末结亲周,我们三人住进了我们的两户亲戚麦热姆妮萨大姐和米孜艾合买提大哥家,一周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未曾想过,我会在南疆有这么一户亲戚,有这么一个家;我也未曾想过,在这个遥远的村庄,有一炉旺旺的炉火,在等我回家。

------------------------------------


麦热姆妮萨大姐午夜敞着家门等我们

夜晚的英巴格村如进入梦境一般,不好辨认,除了车灯照亮的地方,都是一片黑暗。

二十五号晚上十一点半,气温零下六度,比乌鲁木齐要高点,但坐在疾驰的三轮电瓶车上,风呼呼地刮得脸颊生疼。我们三人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颠簸着,四处张望着我的亲戚——麦热姆妮萨大姐的家。这是我来过多次的地方,只是以前每次来都是在白天。现在是午夜,还真难发现。

我们今天要住在麦热姆妮萨大姐的家,她家是去年才入住的抗震安居房,四五十平方米的房子。这么晚了,我深怀愧意,一会敲门吵醒大姐一家得给她道个歉,本来说好晚上八九时到的。她上小学的孙子这会儿肯定睡了。

寂静的村子已经入睡,天上的星星为我们照明。车转过一个弯,突然,一大片黄色的灯光跳到我们的眼前,灯光是从敞开的门里倾泻而出的,没有院门的阻挡,也没有树枝的掩映,就这么无遮无拦地把黑暗的夜色烧出了一个长方形的暖洞。

“到了!到了!”路盲的我,瞬间认出了麦热姆妮萨大姐的家——在路边的、没有院门的家,她在寒夜里敞开房门,专为迎接我们回家。这个房门,在我们没有到来的漫长的夜里,一直在为我们打开。任凭寒风侵袭,那扇门,一直敞开,那盏灯,一直为我们照明。那一刻,我鼻头一酸。

透过敞开的房门,看到明亮的走廊里,帅帅的玉苏普艾力手里端着两个果盘走过来,一盘是金灿灿的小橘子,一盘是晶莹剔透的葡萄。看到我们,他露出了温和而羞涩的笑容。他的母亲、我的大姐麦热姆妮萨紧跟着走出来,我们拥抱在一起。

“等这么晚,你们快休息吧,我们要在这住好几天呢,明天再好好说说话。”我们美丽的同事帕提古丽表达了我们的歉意。

麦热姆妮萨大姐执意让我们去她的房间坐坐,吃点早就备好的东西,好好暖和暖和。

推开她的房门,一股热浪袭来,这个温暖的房间,她肯定是烧了一整天了。房子中间的铁炉子里面的煤,着得旺旺的,大大的木炕上,铺着鲜艳的地毯,炕桌上,摆满了一盘盘水果和小吃。

这是一个贫寒之家呀,我清楚地知道没有收入来源的麦热姆妮萨大姐平时有多节俭,但此时,她拿出她所有的热忱来表达她的欢迎之情。

她十二岁的小外孙,光着脚站在炕上,冲我们腼腆地笑。他显然很瞌睡了,在我们和麦热姆妮萨聊天的时候,他窝在炕上的一角,呼呼睡去了。

我们走进麦热姆妮萨为我们准备好的房间,大大的炕上铺着新新的、色泽艳丽的毯子,一炉煤也着得正旺。

我未曾想过我会在南疆有这么一户亲戚,有这么一个家;也未曾想过在这个维吾尔族聚居的村庄,有一个烧得暖暖的房子,有一炉旺旺的炉火,在等我回家。


他养了两条狗,一有人在水塘附近活动,狗就会狂叫,他就赶紧起来,提醒农田里忙活的人,千万小心,别把农药喷进水塘了。

------------------------------------


 阿迪力江的梦想从鱼塘里生长出来

“看,这就是我的潜水泵!”阿迪力江像一个怀揣秘密宝藏的人,一脸喜悦。

阿迪力江是麦热姆妮萨的大儿子,今年三十四岁。我虽多次来过这个家,但从没有见过阿迪力江,他一直在外开货车。冬天把他的腿拴住了。

我们跟着他,看他一点点打开他的藏宝地图。谁能想到,在他破旧的、用树枝和泥土自建的房屋背后,还有这么一处奇异之地

潜水泵周围用木条和铁丝网拦着,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站在用木板铺架的水井表面,透过缝隙往下看,是个深坑,里面有清冽的水。

这个井二十五米深,水就是从这里被潜水泵压出来,用水管引到旁边近两米高的蓄水池中,再由水池引到鱼塘。

“走,去看我的鱼塘!”阿迪力江带我们往鱼塘走去。

哪是什么鱼塘,只有不到十平方米的一块结着薄冰的水坑,周围是干枯的杂草,有黑白混杂毛色的十几只鸭子在这里悠闲地散步。

看我们质疑他的鱼塘,阿迪力江有些着急:“你看,里面有鱼呢。”我们细细地看,确有几尾鱼在冰层下游动。

他再指着旁边更大的一块地:“那里本来也是鱼塘,只是现在水干了。”


还真是,虽然里面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但能清楚地看出来,这是一个往下挖了三四米的洼地,在洼地的中心,有一个和地面平齐的木板桥,桥孤零零地立在半空。“这是我在湖心的工作台。”阿迪力江站在桥上,伟岸而孤单。

阿迪力江作为长子,一直在为这个家操劳,父亲多年前得了肺结核,治病需要钱,他还有四个弟弟妹妹,都在上学。他小小年纪就开始打工,什么活都干过,在南北疆开货车跑运输时他发现阿克苏等地都有养鱼的,卖鱼很赚钱,他就寻思开了:在村里弄个鱼塘怎么样?

跑运输时他到处去学艺,鱼塘怎么建?养鱼有什么技巧?他一边四处去讨教,一边自己找来书研究:必须保证水干净,被周围农田包围的水塘最怕农药污染,他专门养了两条狗,一有人在水塘附近活动,狗就会狂叫,他就赶紧起来,看周围农田里的人在干什么,提醒他们千万小心,别把农药喷进水塘了。

他还从书上看到,给草鱼喂苜蓿等柔软的绿草,能让草鱼的口感更细软鲜美。

果然,他养的鱼很受欢迎,开始有人慕名来订购他的鱼了。

父亲的病越来越重,要照顾重病的父亲,他顾不上精心喂养他的鱼儿了,鱼塘渐渐干涸了。后来父亲也去世了。不过阿迪力江不闲着,现在他又开货车跑运输,一个月有三千多。

“想再把鱼塘弄起来吗?”听了他的故事,我断定他是个做事靠谱,又聪明好学、勤劳能干的年轻人。我们想助他一臂之力。

“当然想,这个干冷的冬天,我留着那么一小片水塘,看着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我就很开心。”说这话的阿迪力江,内心定然展开了一片丰美的世界,这个世界,打动了我。他是农村青年,也是个在大地上实践梦想的艺术家。

他说,鱼儿一直到明年四月不用喂养,就在水下静静游动,只要水干净,等到来年四月二十日之后就会醒来,长得很快。

我们约好,他先把鱼塘清理出来,等到水温适宜的季节,我们买来鱼苗放到鱼塘里去,让鱼塘之梦变成现实,让木吉镇的巴扎上,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阿迪力江牌草鱼!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几个客人都高兴地和他一起唱着,欢快嘹亮的歌声飘荡在木吉镇上空。

------------------------------------

 玉苏普艾力的理发店里歌声嘹亮


两个月前来探望麦热姆妮萨时,她最小的儿子苏普艾力刚高中毕业,是继续复读参加高考,还是去找份工作,我们曾一起讨论过,但当时没有结果。

二十七号再见到他时,他已经有着时尚的发型,是个巴扎上的新生代理发师了。

我们去皮山县木吉镇,想看看这个有着腼腆笑容、温柔眼神的小伙子工作起来是什么样子。

在艾力胡什文明理发店里,他手艺娴熟地给客人理发刮面。二十多平方米的店里,装修简洁而时尚,还有三个客人在排队等待。

这个店面的租金、装修、理发用品共花费了近万元。现在每天他的收入在百元左右。照这样下去,三四个月就能收回成本,后面就都是利润了。他很开心,他的妈妈麦热姆妮萨也很开心。

“玉苏普艾力在皮山县上高中时,每周回来,我都得给他下一周的生活费,五十元或一百元,这个钱我常拿不出来,半夜愁得哭。”麦热姆妮萨说。麦热姆妮萨没有稳定收入,靠打零工和吃低保为生,还养活着玉苏普艾力和十二岁的孙子。

玉苏普艾力把挣到的每一分钱,都交给母亲。

我问店里的客人:“我的亲戚玉苏普艾力手艺怎么样,你们满意吗?”

正在理发的阿布力孜说:“这个小伙手软软的,他给我刮面,一点也不疼,舒服得很。”

阿布力孜问我:“我咋没有亲戚?”

我说:“你肯定生活条件好嘛,不需要亲戚来帮助嘛。”

他不乐意了:“我的房子嘛,大得很,亲戚嘛,也来我房子看看嘛,看看我们也有巴依(维吾尔语意为‘富裕的’)一样的生活呢!”

我们被他的幽默逗乐了。我问他:“你是怎么过上巴依一样的生活的?”

他说:“我结婚以后,一天都没有不劳动过!我这么勤快的人,咋能没有好日子在前面等呢?”

玉苏普艾力朝我会心地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的好日子也在前面等着他呢。

阿布力孜拿起我们放在理发店的新疆经济报维吾尔文新年改版样报看,第四版是新时代乡村新课堂,用双语介绍中华民族,有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华民族论述的摘选,还登了《爱我中华》的双语歌词。

“会唱这首歌吗?”我问阿布力孜。他摇了摇头。

“我来教你!”玉苏普艾力自告奋勇地说。这首歌我教过他,他早就会唱了。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理发店里的几个客人都高兴地和玉苏普艾力一起唱着,欢快嘹亮的歌声飘荡在木吉镇上空。


一进院门,我就看到一张新剥的羊皮正摊开在地上。这张羊皮让我惴惴不安,亲戚宰羊要招待我们,如何是好?我们不能违反纪律呀!

------------------------------------

两只羊背后的深情


十二月二十八日十一时,我们走进我的亲戚米孜艾合买提大哥家。一进门,我的心就揪了一下:院子的一角,一张新剥的羊皮正摊开在地上。


亲戚宰羊要招待我们,如何是好?我们不能违反纪律呀!


女主人古海尔妮萨大姐闻声从老屋里走出来,手上还沾着宰羊后收拾羊杂的油腻。


两天前,先期来到这里的同事帕尔哈提见到我就说:“你的亲戚听说你要来家里住,太高兴了,他女儿都跳起来了。”我当时心里一热,就想快快地见到他们。


古海尔妮萨大姐用手势、用热烈的眼神迎接我们,请我们走进了她家的安居富民房。房子里挂着粉红色的新窗帘、墙壁也被粉刷一新,炉火烧得旺旺的,炕上早已摆好了待客的坐垫。


正当我坐在炕上,因为宰羊的事心里七上八下时,古海尔妮萨大姐抱进来一堆柴火,边添柴边说:“烧煤味道大灰大,给你们准备了很多柴火,屋里不会呛。今早宰了一只羊,就等着你们来呢!”


同事向大姐详细解释了我们的纪律和规定,可大姐还是坚持要用羊来表达她的心意。我们三人商量决定,买下这只羊。


米孜艾合买提大哥是村里很有脸面的人。年轻的时候,在村里做会计,还种着家里的地,和妻子古海尔妮萨一起用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可是四年前的一天,儿子麦麦提托乎提合买提从木吉镇卖完核桃后,骑着摩托车在回来的路上,被一辆小汽车撞进了路旁的沟里。


手术后,麦麦提托乎提无法再从事体力劳动,还常被剧烈的头痛侵扰。米孜艾合买提大哥承担起了儿子一家的生活。治病花了近十万元,还要每月给儿子买药看病,成了村里典型因病致贫的贫困户。


米孜艾合买提大哥是一位不肯向命运低头的人。从去年十一月我们结亲后,他从未向我提过家里的困难,每次来探亲,见到的都是一张写满了笑意、充满了阳光的脸庞,还几次要宰羊招待我,被我劝住了。我带给他家居用品、衣物、米面油,他总是极力推辞,分别时,还塞给我一大袋核桃。回家打开,发现都是他们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质核桃,让我很感动。


中午,麦麦提托乎提开着三轮电瓶车,载着我们去木吉镇采购晚上全家聚餐的美食。在巴扎吃饭的间隙,麦麦提托乎提偶尔向同事提到,米孜艾合买提大哥听说我二十五日到,当天一早就宰了一只羊。他没想到我们先住进了另一户亲戚家,就把羊肉分给了几位亲戚吃。


两只羊!一个贫困家庭宰了两只羊来表达对结对亲戚的一片真心,这份浓浓的情谊,够我记挂一生。



做啥事都有风险。像布海里且木这样的农村女青年,已经有愿望从家务中摆脱出来,可她们还缺乏迈出第一步的勇气。

------------------------------------

我愿扶持她走向美好生活

十二月初来探亲的时候,米孜艾合买提大哥家的二女儿布海里且木希望我能帮她找一份工作。前不久,她去阿克苏摘棉花挣了一万元,走出去的这一步,让她打开了一扇新的窗,二十三岁的她希望自己有稳定的收入贴补家用。


她初中毕业,会说简单的国语。我回乌鲁木齐后,她还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用简短的国语说:“阿姨,我想去工作。”我当时为她这份强烈的自立意识而感动。但因为自己的孩子幼小,她没有选择村里组织的外出务工团队去山东打工,想在附近就业。我多方打听过,但一时还没有适合她的工作。


这次来,我建议她养土鸡。这几天在亲戚家里做饭、采购,我发现木吉镇有几家土鸡专业养殖户生意做得不错,每只鸡卖到一百二十元,家里都盖起了两层小楼。我们还在巴扎上看到很多特色小吃摊,已经远近闻名了。结亲干部群体的来往频繁,镇上的巴扎越来越热闹,商户的生意也越来越兴旺了。


布海里且木低下头想了想,说:“饲料越来越贵。”


“家里有羊圈,多养几只羊怎么样?”


“养羊饲料也贵。”布海里且木说。


做啥事都有风险。像布海里且木这样的农村女青年,已经有愿望从家务中摆脱出来,去担当起家庭的责任,这是难能可贵的,可她们还缺乏面向社会迈出独立第一步的勇气。


驻村的同事王春华也曾向我感慨,一些妇女外出务工一段时间后,就能明显感受到她们走出封闭、融入社会的从容。布海里且木现在的犹豫和困惑,正是迈向独立前的彷徨和惧怕。我希望自己能帮助她打破这一张自我束缚的网。


“你会做好吃的吗?”我问。


“会做凉皮子、米线、牛肉面。”布海里且木说。“能不能到镇上的巴扎摆一个摊位,就卖这些小吃,每周一次,负担也不大?”我问。


“那至少需要七八千元。”她回答。“我可以给你投资呀。”我笑着说。


“巴扎上卖这些小吃的有好几家了,村民只认他们的东西。”她仍然没有冲出来的勇气。


她没有专业技能,但一心只想到企业里去打工,她认为这样才是稳定的工作。


我心里有些着急,对她说:“如果想挣钱,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事。”


同事也赞同我的观点,把这句话认真地翻译给她。


布海里且木想了想,说:“养鸡挣钱,我可以学习养鸡的技术。我哥哥嫂子也可以和我一起做。”


我心里顿时亮堂了。围炉长谈到凌晨,我对亲戚家以及南疆乡村女青年的所思所想有了更深一些的了解。她们迫切需要独立迈向社会的技能,更需要勇气和豪气。资金的投入并不是帮助她们走向美好生活的全部。我感到肩头的责任又重了,但是目标更加明确了。我要尽快帮布海里且木找到小养鸡场的发展模式和技术,帮她了解土鸡土鸡蛋市场,还有运输、防疫信息,帮她一步步走出困惑,走出惧怕。我完全相信,正在走向美好生活的她会同家庭走出贫困。

征稿启事

驻村、支教生活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总有一些故事想要去用笔记录,总有一个人让你一生难以忘记.。

一段驻村、支教时光将要过去,相聚就像在昨天,分别即在眼前,蓦然回首逝去的日子注定是难以忘怀的岁月。

“和田零距离”为您收纳心声、储存记忆、分享甘苦,请将《驻村、支教生活中最难忘的一件事》投稿给我们吧,小说散文诗歌体裁不限,只要情深、只要动人、只要走心、只要精彩,我们就给你——“出彩


投稿邮箱:htljlxc@163.com

特别推荐

  1. 和田零距离陪你走过2017!2018我依旧在你身边~

  2. 深圳这家公司要在和田这个县投资18亿 和田人将用上自己生产的手机

  3. 点赞!和田3名儿童失足落入水库,冰冷中民警争分夺秒成功营救!


编 辑丨吐松阿依       责 编丨李保鹏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