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水产养殖基地交流组

良工熊三,没有女人,后来却有了个女儿「有故事的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人人都有故事,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96个故事


有人背地里问熊三,这孩子到底归你,还是归你家老四?熊三不语。他仍月月给熊四媳妇钱,熊四媳妇不要,他也给。

良工熊三

by 申朝晖


熊三是个好良工,好的有点不真实了。他一直单身,后来有个女儿,那孩子今年该上初三了。


良工,在我们老家方言里就是打零工的意思。指那些没有手艺的人,靠卖苦力吃饭。他们到各家干不一样的活儿,东家干个塘请捞鱼,西家农忙双抢要打禾,再另一处可能是箍窑挑砖了。东家管饭,按天计钱。打良工比不得有手艺的匠人。有手艺的人是大师傅,价高,受人尊敬,递烟进酒要先行。在名号上也有区分,匠工师傅不直呼其名,背后议论也得称砌匠师傅、木匠师傅之类名号。打良工,那是做小工,没有技术含量,有把子哈力气就行,人家一般直称其名。熊三今年五十好几了,但村里老老少少都直呼其名,熊三也蛮习惯。


在良工行伍,熊三算是招牌。他力大,肯干,不偷懒,伙食好赖都行。别的良工三天的活,他准保两天干得麻麻利利。雪天里干塘,淤泥太深,他穿着裤叉下水撒网、收鱼,塘里水雾蒸騰,鱼塘四周围着厚裤棉靴还冻得哈气搓手跺脚的人,有看热闹的、有买鱼的,有等着下塘捉碎鱼的,大家都赞这熊三好体力啊。


好心的主家在收拢鱼网后,会喊熊三上岸穿衣服再忙别的。熊三总不急不忙,留主家在岸边归整。他要重返鱼塘深处,去逮那些跳网的鱼儿,遇到穷人家的小孩儿捡碎鱼,他会顺手捞一兜深沟里的碎鱼给孩子。完事,会把塘底的渠洞口打开,方便后期村里洗鱼塘的淤泥,也方便围在鱼塘周围穷苦人家的老人小孩捞碎鱼、捡田螺、捉泥秋。诸事完备,他再把鱼网放在干净的水里晾晾,上岸穿齐衣服。


年底干塘,并不是所有的鱼都是用来吃的,得分类。那三五寸长的小鱼儿要做来年的鱼苗正正好,得及时放入小池塘。活的大鱼可以留着过年吃或卖个好价钱,先入缸,回头放入自家屋后的水泥小池子养它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不值钱的鲢鱼和脱鳞的不好活的鱼儿,则直接入篓,挑到集市里当天就得卖了。鱼离开大鱼塘,到底活不太长久。所以,村民都赶着年前那几天干塘。


熊三那阵子最忙,也赚得最多。干塘是个重活,还冷,不是谁都肯干的。熊三不傻,干塘的活他收的工钱高,比砌匠师傅一天还得贵出个一斤肉钱。不过,贵也只是一天的活罢了。天实在太冷,一般的人大家也不敢请,要是在你家干一天活儿再给人家冻病了,那你还得提块肉去看他,心里到底不是滋味。请熊三就没有这些麻烦事,他一年也不见打个喷嚏。所以,再忙的时候,村里还是有人愿意排着队请他。


熊三,能吃,用海碗。肥瘦荤素咸淡,一概不挑,主家上啥吃啥。那年代吃荤不容易,家里有客人,小孩上桌抢,即使没有小孩抢的,主家也希望有些大块肉能留着下顿在桌上撑门面。熊三,不会下重手,他看人下筷,多留些给孩子,或是留些给主家当下顿的面子菜。


熊三,是个老单身汉。他们家四兄弟,出了两个单身公。老大、老四娶了婚妇,他是老二,老三患小儿麻痹症,左腿跛了,也未娶亲。


熊三,能养起老婆的,他自己不娶。有一回,外省来了一对逃难的母子,那妇人愿意跟他,在他家住了三个月,带到他家的那个饿得皮包骨的孩子也慢慢长开了,白嫩了。他却更愿意那妇人跟他那跛腿弟弟过。那妇人心愿的是他的为人扎实、厚道肯干,哪相得上他那三日两头往开发区洗头妹店里跑的跛脚老弟呢?后来,那妇人带着孩子接着逃难去了。


熊三,不抽不赌,只喝点小酒,那是他自制的米酒。他没有女人,甚至也从没有他去按摩店的传闻,他赚的钱真没处花。


早年有人劝他砌个房子,他没动静。倒是有家有室的哥哥弟弟修房子,他一户给2万,那时候的2万块,能砌一间2层楼的。熊三说,他没妻没儿,老了若想住哥哥弟弟家,希望那时有他一张床的地儿。话说,哥嫂弟媳人都不错,这两单身汉,年年过年过节都在兄弟家。


熊三,没有女人,后来却有了个女儿。这孩子今年该上初三了吧!


那年夏天,天蒙蒙亮,熊三早起去割鱼草。他割了满满一担走大道回家,在大马路边的草丛里捡了个孩子,女婴,四个月大小,包袱包着。包袱里还有两套换洗的衣服、一张红纸写着生辰八字。这孩子竟然没哭,愣愣地咬着自己的手指在玩。熊三大喜,抱起孩子就往家跑,鱼草箩筐也不要了。


熊三捡了个女娃,这消息一天就在村里炸锅了。村西刘安媳妇那年正奶她家二娃,怕熊三饿着那女娃子,她还特意过去给奶了几次。隔壁陈四奶奶那天也不纳鞋底了,去给熊三打下手,喂水,换尿布,还特意从自己做鞋底的旧衣服里撕些柔软白净的布料给那小孩当尿布。村里有稍大点孩子的人家也捡些自家孩子不能穿的小衣服送过来了。


带细娃娃这种简单的活儿,对熊三这个一直干粗活的人来说却不容易,他有力气也不知道该往哪里使。但熊三还是跟捡宝似的,寸步不离那孩子。他托人去买奶粉、奶瓶和其他人家告诉他要买的东西。熊三,他要当爹了。


不过,中午就有人找上门来了。先是离捡到孩子的路边不远的一户朱姓人家找来了,说是愿意出1000元钱,只要熊三让出那孩子。熊三不干,说孩子丢你家门口一整夜,你也不要,我捡了你管啥闲事,不给。后来,村干部上家里来了,说熊三你这一个单身汉,又养鱼塘又打良工,哪有时间带孩子,给人家谁想要的得了。熊三也不给。说除非你找出孩子的亲生父母来要,谁说我熊三没老婆就养不活孩子,你看我饿着这孩子的那天再来问罪。


四奶奶是个明白人,说熊三一生未娶,有个女儿没准儿是桩喜事,老了也好有个地儿去讨杯酒喝。只目前有一件难事,这熊三一个人,带孩子打良工,总归不是个办法。得有个专门的人帮着带孩子才好,毕竟这孩子太小了,还是个月毛毛呀。


熊三这回铁了心了,他要定了这个孩子。


他打电话同老四和老四媳妇商量,要老四媳妇不要在县城打工了,回家给他带孩子,他每月给600元工钱。那年头,她弟媳妇在县城的小作坊做缝纫工,论件计,活多时,没日没夜赶着,每月也能赚个千儿八百的,不过,活儿也不稳定,时多时少的。回家带孩子,多少还是可以带着忙点自己家的农活,重活累活的,熊三自然会添把手,而在家读初中的儿子实在也要个人管管了。老四媳妇同意赶完手里的活儿就回来帮熊三带孩子。这么安排,村干部到底没有话说了。


后来听说,那一日,村外的马路上,有个丢了魂似的女人,在熊三家不远的马路上转悠了一整天。有人说她是熊三捡孩子马路附近那户朱姓人家的远房亲戚。朱家有两个儿子,朱家媳妇自己做点生意,婆婆年纪大了,到底是不愿意再带着个奶娃娃了。


熊三的孩子慢慢大了,会喊人了。她喊熊四媳妇做妈妈,喊熊三做爸爸。这真是乱套了。熊三也乐坏了,每日得空自己也抱抱那女娃。出去打良工,哪家若中午上些点心有糖果饼干之类,他总兜几块回家逗孩子。总之,村里人说,熊三不比有老婆的男人当爹差,像个当爸爸的样子。


但孩子总归是要长大的,要懂事的。熊三后来让那女孩管自己叫二爸,管熊四叫爸爸。我们南方人,没有二爸三爸的称呼,父亲的兄弟是直呼伯伯叔叔的。那孩子的户口上在熊三的门下。


孩子大了,熊三不用日日去看了。再大了,孩子上学了。孩子跟熊四一家很亲,熊三一直没有把她接回去,她还是跟熊四一家过。有人背地里问熊三,这孩子到底归你,还是归你家老四?熊三不语。他仍月月给熊四媳妇钱,熊四媳妇不要,他也给。


2016年4月12日写于海淀


投稿日期:2016年04月10日 

作品版权归属作者,转载请注明来源:有故事的人

本文编辑:糖糖(491509108)



北京 
教师

申朝晖
有故事的人



有故事的人 | ifengstory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的人”是华人世界知名阅读品牌凤凰读书(ifengbook)旗下故事平台。我们鼓励所有人写出自己所知(几乎所有题材)的故事,来投稿。


5月份,关于“青春期故事或舌尖上的自己”的主题故事征稿正在进行中……
请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有故事的人

主编:严彬(微信niaasai)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接受包括大型征文、剧本征集等项目合作,以及其他与故事、讲述有关的合作)




举报 | 1楼 回复